首页 arrow 旅行游记 arrow 大温地区 Great Vancouver arrow 中央公园漫步-游走在自然和现代之间(过眼烟云原创)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旅行游记最新文章
旅行游记热门文章

中央公园漫步-游走在自然和现代之间(过眼烟云原创) 打印

当我再一次在这样一个宜人的秋日的下午独自悠然地走在central park的林间小路上时,我禁不住地心里嘀咕:温哥华,你怎能叫我不爱上你呢?

来温哥华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虽然经历过挫折,经历过彷徨,经历过打击,也曾怀疑过自己选择移民是对还是错,但是我从没有怀疑过温哥华是最适合居住的城市。或许我是个比较感性的人,或许我是个朝秦暮楚的人,但是当我不必行千里路,不必把自己塞进拥挤的人流,不必赶火车乘飞机,可以轻轻松松地在一个或是澄清晴朗或是细雨蒙蒙的午后,走在一个绿草如茵、树木环绕、安静和谐的公园,让自己沉浸在一个几乎原始的环境,让自己的心游走在自然和现代之间,怎能让我对这座城市不怦然心动呢?

昨天,在家看书看累了,拉开客厅的门帘一看,门外亮晃晃的阳光有些刺眼,啊,又是一个灿烂的下午。出去享受秋日阳光的想法还不及发酵,便已经转化成行动了。 一份报纸,一本书、一瓶水,一张塑料布,开着车,不到8分钟,便来到了central park。下午4点多,公园停车场的车不多也不少,看来,想抓住秋天的尾巴尽情享受阳光的人大有人在。
Central park 我已经来过不下七八次了,和老公儿子来过,和朋友来过,一个人也来过,每次都顺着公园里的小径走了不少路,可是说实话,我对整个公园大致的形状也没有太清楚的概念,一来因为公园本身比较大,二来此公园不像国内公园,有很多人工建筑可以成为标志,她纯粹是个天然的原始公园,又高又直的松柏,交错环绕的小径,显得有些杂乱的灌木,各种不知名的树木姿态百异,走在丛林中,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有时还真有些慌兮兮恐兮兮的感觉呢。

公园有两个池塘,一个称为UPPER, 这个池塘距离Imperial Ave.不远,没有太多太高的树木遮挡,阳光也就肆无忌惮地洒在不规则的湖面上。不下百只鸳鸯和数十只Canada goose悠然自得地荡漾在湖面,或是卿卿我我,或是悠哉游哉地梳理羽毛,或是相互追逐,一些乌鸦和海鸥也不甘寂寞地在湖边飞上飞下,在天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把阳光切割得有些支离破碎。站在湖边,成为画中人的我,内心被触动,也如池塘中的水般,起了阵阵涟漪。

湖边一条小径的入口处,竖着一块小小的木牌,上面写着“Terry Fox Route Circuit ,5公里”,这表示公园里标有此标记的小径长达5公里。(Terry Fox 是加拿大最有名的英雄人物,他出生在Winnipeg, 成长在大温哥华区的Port Coquitlam城市,他18岁不幸得了骨癌,并做了腿的截肢手术,但他并没有倒下,而是为癌症研究进行个人马拉松长跑募捐活动,不幸癌症扩散,中止长跑,两个月后去世。加拿大人为了纪念他,每年九月都举行Terry Fox Run”活动。)
我便顺着木牌上的箭头方向走进了被密密匝匝的树木包围着的小径中。不是周末,公园里的人很少,走过身边的或是推着童车的奶奶,牵着一两条小狗的中年人,三三两两结伴跑步的年轻人。常常是我一个人走在一段长长的小径上。在树林里在路边不时窜来窜去的松鼠,或是黑色,或是灰色,他们一点也不害怕人,有时就在我的前面停下来,和我大眼瞪小眼,等我走过他们身边时,有时还会追上来。(我想起在上海公司组织的“火凤凰”培训中,有一个项目,就是大家彼此交流最初的印象,一位不曾谋面的同事就说我像松鼠:个子小小的,很灵巧。怪不得公园里的松鼠看了我很亲切了:)

不紧不慢地走着,没有听随身带的MP3,而是把耳朵张开在寂静但又不冷清的森林里,不知名的鸟儿和昆虫发着各种难以描述的声音,丛林中偶尔的悉悉簌簌的声音冷不丁让你吓一跳,我权当那是精力旺盛的松鼠们发出的声响。(谁知道是不是其他什么动物呢?我不敢多想也不敢多看,因为有一次也是我一个人走在小径上,远远地看见一只灰色动物站在路中间,我还以为是哪位散步人带来的狗呢,可当我走进它时,它一下子跑进丛林中,我回头看它时,它还远远地看着我,我这才知道那不是狗,而是一种野生动物,记得网上有朋友还放过它的照片呢,好像叫做coyote,现在想想还是有些后怕的。)

Central park的周围都是本拿笔的几条主要马路,Boundry , Kinsway, Imperial, 另外Skytrain还从公园的东北角穿过。走在公园里的小径上,不时听到跑车轰鸣声,或是Skytrain列车疾驰而过,头顶偶尔还有直升机盘旋。这种感觉很奇妙,一会儿是茂密参天的森林,不加任何雕饰,没有一丝人工痕迹;一会儿是飞机、田车、汽车,代表着速度、科技和现代;我感觉自己置身一个原始和文明,自然和现代浑然于一体的环境中。当独自走在有些幽暗潮湿的小径上心有怯怯焉时,不远处的汽车声和天车声让我感觉自己没有远离现代,没有被文明抛弃;而不时在眼前蹦来蹦去的松鼠的身影,还有森林中夹杂着泥土和树叶气息的空气又让我那么切切实实地感到全身心都被浸润大自然中,没有一点矫揉,没有一丝杂念,纯粹的放松,放松得纯粹。

继续沿着Terry Fox Route走,又到了一个岔路口,指示牌上标明还剩2.2公里。深深吸一口气,仰起头,被苍劲挺拔的松柏支撑着的天空,透过几乎盖顶的树叶偶尔显现它那一抹湛蓝澄清的亮色,正在西落的太阳把一道道耀眼的金光洒在森林的一侧,高大的树杆穿上了一件光与影交织的外衣,穿过稠密的树叶的阳光在我的头顶时隐时现,也像地上的松鼠一样和我捉着迷藏。来到出发时的UPPER湖边,找一个阳光直射的长椅坐下,观鸳鸯戏水,看海鸥展翅,无所思,无所想,一片空白的脑子里满盈盈的,突然,只听一声长鸣,数十只Canadian Goose齐刷刷地从湖面腾空而起,排着整齐的队形,朝着夕阳的方向飞去。

归去,归去,踏着夕阳归去,我亦欲乘风归去,只是唯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评论

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
请登录或者注册

Powered by AkoComment 2.0!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