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rrow 旅行游记 arrow 大温地区 Great Vancouver arrow 鹿湖露天音乐会-乐声漫漫弥鹿湖(晓临原创)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旅行游记最新文章
旅行游记热门文章

鹿湖露天音乐会-乐声漫漫弥鹿湖(晓临原创) 打印
汽车在温哥华市与本拿比市之间的界限街(Boundary Road)上开了没多远,向左一拐弯,就进入本那比市内。我在后座,看着前面乘客座之人在扮演导航员的角色。

驾车者说他认得路,但认得的是另一条路,既已走上妻子指定的路,只好听她的。不过,导航的指令不及时,丈夫又向左一拐弯,就偏离了既定航线。

Ingrid,对,就是家住温东的Ingrid,迷航了,拿着家制航线图左看右看,再也不能发号施令了。她家哥哥一声不响,脚下用劲,把车开到本拿比市鹿湖公园附近的街道上停好,就把车尾行李箱打开。我们拿出坐的吃的,走进公园去等听的。

在鹿湖公园一片草地上,我们放下食物,放好椅子,就忙着拍照。会合温馨合唱团的几位朋友之后,我们就坐下来,一边吃Ingrid和朋友准备的简便晚餐,一边东拉西扯,东张西望。这时,草地上大约已有数千人,三五成群的坐在那里吃喝或聊天,但大家都朝着一个方向。就在我们前方,巨型白帐篷拔地而起,默默地罩着一座临时舞台;在舞台的左边,鹿湖地从树丛后伸出一角,默默地等待着……

差不多到了七点半,舞台已坐满乐手,温哥华交响乐团今晚要给鹿湖,还有我们,演奏一场免费音乐会。我只顾拍照,看湖看树看云,没留意乐队对音,没留意指挥上台,忽闻乐声一响,就听到了萧斯塔科维奇(D.D. Shostakovitch,1906-1975)的《节庆序曲》(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乐声经过扩音机,不同乐器的音色混成一片,显不出配器的美妙,但旋律飘荡于湖上,飘荡于林中,飘荡于云间,飘荡于草地,飘荡于人群,又显得十分奇妙。

Festival Overture结束之后,作曲家的前辈同胞,鲍罗丁(A. P. Borodin,1833-1887)上场了。我忘了他那首乐曲叫什么,但现在还记得,在那舒展悠长的旋律中,树木挺然不动,云朵缓然浮动。跟着还是俄国作品,拉赫玛尼诺夫(S.V. Rachmaninoff,1873-1943)的《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Rhapsody on a Theme of Paganini)。此曲的钢琴声部由出生于马来西亚的一位十九岁(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女子演奏,听众反应十分热烈。

下半场演奏的第一首乐曲,是电影《星球大战》(Star Wars)的音乐,印象不深。接着是北温哥华一位作曲家(忘了姓名)的《穿越狮门望三山》(Through Lion's Gate: Three Mountains,如果没记错的话)。觉得那首管弦乐合奏的木管和铜管都不是很有色彩,但大提琴和低音提琴写得很好。狮门桥常堵车,驾车者在桥上龟爬之时眺望北岸群峰以解闷,那也是合情合理之事。:)作曲家曾站起来向大家挥手致意,但我站得太远,没挤过去求证。

听了现代作品,又听古典作品了。下一首是挪威作曲家格里格(E. Grieg,1843-1907)的作品。旋律十分优美,听起来也很熟悉,估计是比较流行的作品,但我忘了曲名。紧接着的乐曲又是拉赫玛尼诺夫的。现场人山人海,但估计没有人敢试他的《练声曲》(Vocalise),所以曲中人声就由乐队首席以小提琴代替了。

听完俄国作曲家,还是听俄国作曲家:柴可夫斯基(P.I. Tchaikovsky,1840-1893)。柴老的《一八一二序曲》(1812 Overture)是这场露天音乐会的压轴曲,曲中大炮声不震耳,但直把西边晚霞轰得如火烧天。我也不怕暴露目标,在炮声中站起来,拿照相机对着红霞猛按快门。

奏完事先安排的节目,指挥见观众意犹未尽,便加奏数曲,其中之一是老施特劳斯(Johann Sr. Strauss,1804-1849)的《拉德茨基进行曲》(Radetsky March)。施家父子以圆舞曲闻名于世,但那首进行曲一奏响,站在草地上打算迈步行进的人都不想走了,他们随着节奏鼓掌蹈足,甚至身旋步转,把自己融入乐声之中。这时,Ingrid家哥哥就在我旁边,他双手也随乐而动,一点也没有Ingrid在博客上描绘的“老夫子”模样。

在音乐的影响下,Ingrid家哥哥也许改变了,暂时不听妻子的指令了,开车回温市之时走自己的路了。Ingrid已分不出东南西北,导航员乖乖地扮演前座乘客的角色。

后座也没有back seat driver,不开车的人都只管轻松地闲聊。谈起西洋古典音乐,朋友说有的人听那种音乐要讲究场地音响,我说其实不必那么讲究。我认为,西洋古典音乐也是生活的一部分,本来就是在生活中产生的,只是经过岁月的淘汰,留下来的都是大众乐于欣赏的精华。就像刚才,鹿湖公园飘起一百多年以来的旋律,乐声沁入湖中,沁入林中,沁入云中,沁入草中,沁入心中……大人鼓掌,小孩欢笑,小狗乱叫,被一些人称为严肃音乐的有声生活感受,又重返生活之中。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走了一段路,Ingrid已认出她家哥哥走的是加拿大的正路──Canada Highway。再走了一段正路,我们又重返温市之中,但比起出发之时,我的生活多了一段记忆:七月十五日,星期日,我和几位朋友在云彩下,在草地上,在人群里,在乐声中,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晚上。

评论

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
请登录或者注册

Powered by AkoComment 2.0!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