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rrow 旅行游记 arrow 大温地区 Great Vancouver arrow 晴天好滑雪--第二次滑雪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旅行游记最新文章
旅行游记热门文章

晴天好滑雪--第二次滑雪 打印

华枫论坛

 

真是冬天里的春天了。周六上午大雪纷飞,不多时间,地上,房上,树上便被白色笼罩。不过不是恐怖,是久违的清新。可不到下午,天就转阴为晴,大太阳照在雪上,耀得人不敢睁开眼看。今年的冬天陷入西伯利亚和哈德逊湾的爱恋之中不能自拔,春天的气息瞅准了乘虚而入,缭绕着,欣欣然要催着冬眠的树发芽似的。

距上次滑雪差不多快一个月了。这一个月里小雪下了几场,都是随下随化,担心滑雪场会不会因为没有雪而关门。眼看着刚刚来了兴致,千万不能被这晴好的天气给溶化了。有时候天气好也不见得是好事。这不,看着天上飘着的鸡毛大雪,我念头一闪,问妻子女儿明天滑雪去怎么样,感情她们也是一个爱你没商量:去!

马上打电话给心仪滑雪已久的朋友,也是小萝卜就酒嘎嘣脆:明天雪场见!

星期天一早起来,我的天,阳光普照。这天还能滑雪吗?赶紧上网查查滑雪场的动态画面,还行,人头攒动。滑雪场靠北,估计昨天下的雪会更大些。不管它了,反正只要滑雪场开门,我们这就去定了。

因为去了一次,这回就轻车熟路。中午将近12点按预定时间准时到达。朋友因为上课,无法再早脱身,说好晚来些。

填表,排队,换鞋,领装备,推开门,啊,多么蓝的天啊。就是太刺眼。急忙带上墨镜。看着远处燕儿似的身影,我催促着妻子和女儿快走。

上次女儿和教练一起坐了一次提升机到山顶,滑下来就没再上第二次。苦了妻子一直陪着。这次我答应陪女儿滑。第一关是带着女儿上到山顶时如何下座不摔跤。我一边琢磨着下座的动作要领,一边给女儿打预防针,说万一摔了也没关系。倒是女儿能宽我的心,说摔跤也挺好玩的。

眼看快到山顶了。我把安全杆儿推开,一手抓着女儿的胳膊,告诉女儿等我数到三的时候就跳。一,二,三,不好,前面刚下来的两个小孩子没下好,正摔在下滑的坡中间。我一紧张,想躲到旁边去,可女儿的方向我已无法改变了。我看来不及,干脆就卧倒吧。也算是给失败是成功之母做了一次注脚。

站在山顶往下望去,雪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白。我让妻自己滑,我来照顾女儿。妻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好吧,反正我也不是想停就能停得住的,到时候自己顾得上顾不得都不知道。

我鼓励着女儿自己大胆滑,有爸爸在后面保护。女儿听了这话也有了勇气,迈了两步,就向下滑去。我控制着速度,在后面跟着。因为是初学者的滑雪道,没有弯道,坡度也不太陡。女儿还是不用滑雪橇,身体的平衡感很不错。遇到前方有障碍,我就提醒她“Triangle”,看她滑得不错,就大声说“Well done”,还不时听到有人喊“Pizza, Pizza”。我纳闷滑雪场里有卖皮萨饼的?还是大人看孩子滑得好,等回去用皮萨奖励?

不一会,我和女儿就滑到了山下。还好,除了下提升机时的一跤,滑的时候没有摔倒过。妻在那里等着我们下来,三人一起又排队上山。

还是我和女儿坐在一起。快到山顶了,提升机突然停了下来,只见有两个人没有来及下座,被提升机给兜了回来,似乎要送他们下来。大家伙都是坐着上去,滑着下来,好像还没有见过有人坐着上去再坐着下来的。

提升机又启动了,我开始喊一,二,三,这次父女俩配合默契,稳稳当当地滑了下来。女儿举起双手,高喊着“耶”,以示庆贺。妻跟在后面也连说不错不错。

人越来越多,滑道上的“障碍物”—摔跤的人也多了起来。我还是跟在女儿后面保护。女儿的动作也越做越好。有几次我有意离她远些,让她自己判断情况。几个停止的动作真的做的很潇洒。我滑到女儿身旁,告诉她如何改变方向,腿的重心如何交换。这时候我又听到有人喊“Pizza,Pizza”,扭头看了看,这才闹明白。原来是教练喊给小朋友听,就是让小孩子做停止动作,两个滑雪板前端交接,状如皮萨。这里的小孩子都喜欢吃皮萨,比其喊Triangle来,当然是对好吃的皮萨反应来得更快。别说,这教练还真能动脑筋。

毕竟很久没有下大雪了,光靠滑雪场的人工造雪机还是和真正的雪不一样。有些地方下面薄薄的冰层都露出来了,滑在上面很不容易控制。女儿也难免摔了几跤。小孩子身体灵活,每次她都坚持自己站起来。我故意不用手拉她,最多用我的滑雪杖给他支撑一下。

这期间朋友一家也来了,他们跟着教练学了基本动作后,就上山来了。朋友家的是个男孩子,9岁。上到山顶,一说可以滑了,小孩子一个人走到坡前就往下冲。孩子的父母也都是初学,我赶紧唤了妻子跟上去保护。还别说,看着穿红色羽绒衣的孩子一溜烟滑下,中间竟没有停顿,更没有摔跤,真可谓初生牛犊,用个写文章时的词汇,标准的一气呵成。

女儿滑累了,喊着要吃东西。在车上吃完回来,我给妻讲解陪女儿下提升机的动作,目的是让妻带着女儿,我好去最高的山顶滑道。两个来回,妻便掌握了要领,女儿也放心地跟着妈妈滑了。

我来到最高的山顶,选了上次滑过的路径往下滑。第一个弯道很顺利,可拐过来以后突然觉得速度控制不住了。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便连滚带爬地摔了出去。等身体停住的时候,我已经是横卧在滑道中央了。喘了口气,抬头看看四周,我明白了速度突然加快的原因。还是怪雪下得少,人工造雪不如自然雪落的扎实,雪下一层薄冰隐隐可见。滑在雪上和滑在冰上怎么会一样呢。试着站起来这功夫,又有一位女士也重重摔倒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脚下的一只滑雪橇都摔飞了,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躲我。

脚下的冰层让我很难站起来。我坐在那里,把身体挪到雪比较厚的地方,站稳了,定了定神,又向下滑去。这次不错,好歹不用本山大叔的拐杖了。

滑道比较陡,滑起来自然速度快了许多。耳边生风,身体随着重心的转换也变化出美妙的弧线来。我骄傲起来,自己已经脱离了初学者的队伍了。

下午4点,阳光已经照不到朝东的滑道了。还滑雪行头的时候,没想到登记柜台前还排着长长的队,那是准备滑夜场的人了。

开车在回家的路上,我跟妻说,还是这样晴天的日子来滑雪感觉不错,虽然多了些冰层,岂不是滑雪滑冰一块儿都享受了。好天气还真就不是坏事。不过最好呢,就是刚下完一场大雪,然后晴空万里,我背负着万丈光芒,雪橇滑过,溅起的雪粒飞扬冲天••••••


本文从互联网中收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原作者有任何疑问请及时联系网站管理员,本站将立即予以纠正。

评论

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
请登录或者注册

Powered by AkoComment 2.0!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