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rrow 旅行游记 arrow 大温地区 Great Vancouver arrow 寻找大白石-坐巴士去白石镇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旅行游记最新文章
旅行游记热门文章

寻找大白石-坐巴士去白石镇 打印

旅行家天堂

 
 如果走西雅图,5号公路在临近美加边境的地方就变成了99号,这是加拿大的省际公路的标号。沿着这条公路过了边境,进入加拿大后最先看到的路标就是去白石镇的。几次经过心中都充满着好奇,那块大白石,到底什么样?然而却一直没有机会下去看看。一直等着自己开车或者有人有车能带我去。这么一等,就几乎等过了一个春夏。

  这一天也不是想起去白石镇的,是在查去鹿湖的巴士路线的时候无意间看到有巴士通到白石镇的城中心。想来那个小镇,到了城中心,离那块石头也就不远了。一冲动就这么决定的坐巴士去白石镇-寻找那块大白石。

  家门口的那趟巴士-401线是唯一的一路巴士,无论去哪儿都从它开始。一上车我就照着我的纸条念给司机听,我要在STEVENSTON HWY靠近99号高速公路的地方下,去转351线。司机问我是去CRESCENT BEACH吗?我立马愣了,这名字怎么听起来不在我的计划里?忙说我是去白石镇的。司机肯定地点点头,说那就对了。351经过白石镇。这个司机很热心也很健谈,反正到后来就剩下了我一个乘客。这是他当天的最后一班车,心情格外的好。他在我下车的前一站交班,临走还叮嘱接班的司机指点我转车的车站,笑曰我可能会丢在白石镇,因为我要去哪儿我自己都还不知道,只知道我要去那个小镇找一块石头,一块据说冰河时代就已经存在了的石头。

  因为是周日,班车的间隔很长。351的车站在高速公路旁,一张给人等车坐的木质长椅上,刻满了各色文字,竟有一个很深很清晰的刻文,外面一个心型,里面写着“I LOVE CAROL,FOREVER”。真不知道该为这伟大的爱情喝采还是叹气。这些类似的木刻,让那把长椅平添了些阴森,让那个巴士站透出不安。一位从601上下来也等着转351的上了年纪的亚裔妇女,竟就奔了这张长椅而来。她说其它站也可以转的,但她喜欢这儿,因为有这个长椅可以给她坐。当她得知我吊着胳膊大老远的转3趟车就为了去看那块大白石,颇不解。连问三次:你真的就为了那块石头?我每一肯定的回答都招来她的摇头。她说:不值得,都是人工涂的漆,石头本来的面貌早已不知什么样子了。再说,那也不过就是块石头。看看我没有打道回府的意思,她倒认真地关心起我来,为我单薄的衣着。是她告诉我在哪儿转什么车的。从她那儿我才知道了那块石头确切的地点。

  我是要在白石镇中心转车的。一直以为再怎么小的城市,中心总会繁华些的吧,应该不用问就可以到。然而算来时间差不多了的时候,我们还在一条安静的小街上行驶着。情急一问,竟差点过站。下车的地方,明明白白地写着白石镇中心3号中转站。街中心,立一路标:欢迎来到白石镇。就是这条街,已然是一个城。据说走路的话,二,三十分钟就到海边了,那块石头就在海滩上。然而我还是被建议转承C52路巴士。

  C52上,我是唯一的乘客。司机是位土生土长的白人年青女子。一听我要去找石头,马上兴奋地说,很漂亮,很美,很值得大老远跑来的,并告诉我她会在最近的一个落脚点把我放下。那趟车成了我的专车,司机成了我的导游。很多时候,我欣赏西人对值与不值的理解,对美的存在的感应。就像他们说谢谢的时候你感觉到的是诚恳而不是客套一样。感恩的心不仅对人,也对自然。

  当这趟巴士在陡坡上往下俯冲的时候,我开始后悔自己没有走路却坐了巴士了。路的尽头是海湾。车窗上布满了雨点,远山却已开始放晴。乌云和冲破乌云的那抹夕阳,照亮了一弯潮水。和我们置身的所在像是隔世。路两旁是人家,静静的;远山上也是人家,淡淡的;依山傍水像一幅不真实的画。难怪说这个交通并不方便,资源并不丰富,尤其没什么就业机会也没任何工业的小镇,房价一直是居高不下的。这里是有钱人退休后生活的地方。他们可能来自加国的各个省份。然而,一来到这里,就再也不想离开了。

  我们的车没有冲进海里,转了弯,就开始沿着沙滩走。这条狭窄的小街竟热闹非凡。阴天,还稀稀粒粒地落了点雨滴,并不影响人们悠哉悠哉地漫步在早秋的风里。好干净的海滩,好悠闲的人们。防潮的堤坝在高出海滩很多后修出了人行的通道,近水的地方倒没有路了。人行道与车道间是坡型的草坪。车道过去就是酒吧和饭馆。竟然日本餐馆居多。而最多的西餐馆的招牌菜都是那道FISH & CHIPS。后来随便选了家门面醒目的,味道一般,份量却是超大。

  我要找的那块大石头,在我忙着拍铁路,拍乌云,拍栈桥忙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不经意间一转头,才发现,在背光的一侧,耀眼的一块白色巨石,那么安静地屹立在沙滩上。散步游玩的人多聚集在栈桥上,那块石头倒显得有些寥落了。我缓缓地踱过去,才看出断裂过的痕迹,还有,不知是刷漆的人刻意留下的还是后来被人剥出来的,有两块脱落出本色的地方,可见石头的原来是灰白色的,而不是那么刺目的雪白。这块石头竟有486吨重,基本为一整体。据说是海神将这块石头投掷到这里的。他对他凡间的爱人说:这块石头在哪里落地,我们就在哪里安家。

  白石镇是因为这块石头而得名的。然而很多温哥华人知道白石镇并不因为这块石头而是因为那个463米长修建于1914年的栈桥,本来是作为港口而修建的,而今,那里是众所周知的钓鱼捞螃蟹的地方。那里的螃蟹都是硕大的ALASKA螃蟹。但加拿大对钓捞都有严格的规定。小於165厘米的螃蟹和母螃蟹都要立即放生,而且每次最多可以带走的数量为4只,允许钓捞的时间只有2小时。我亲眼目睹了一位严守规定的人放生了一只在我看来已经称得上硕大的螃蟹。都说加拿大人规矩,果不其然,随处可鉴。这个栈桥,除了与螃蟹,鱼的缘分外,还是海鸟的栖息地,是小镇上的居民散步的最爱。虽然这里已失去了最初建造时的意义,但仍有小型的帆船停靠。从这里出海,一不小心就到了美国。海湾对面的城市就是西雅图,能看到的山就是OLYMPIC MT。

  在这个海边,最意外的收获是那条铁路。也许铁路总能带给人无限延伸的遐想。毕竟我们都是坐着火车离开的出生的那片土地。第一次的长途旅行也都是在铁路上完成,所以后来的日子尽管远离了火车,却总是抹不掉之于火车的那份怀旧的情结。仿佛所有青春的岁月都是装在了火车里被带走的。而出现在我眼前的这条铁路,竟更趋近完美,因为它沿着海岸线走。与服务部的工作人员的闲聊中得知,这条铁路是连通美国的西雅图和加拿大的温哥华的。每天早晚各有一班客车经过,上午在10点半钟左右,而晚上那班则在6点半钟左右。除此之外,每天还有6班货车经过,成为连接美加大陆的重要通道。我没有看到客车经过,却有幸看到了一列货车。听着汽笛的长鸣声,我的眼,竟然湿润了起来。看着它呼啸着从我身边经过,我竟有敬神般的肃穆。不自觉的就想起,那么多个坐着火车旅行的日子。而多少人,就是这样相遇,相识,又错过;多少事,就是这样发生,经过,又遗忘。望着那条铁路,望着那列渐渐远去的火车,我像被带走了一般的恍惚。直到一对新人,穿了婚纱来拍照,才让冷清的栈桥卒然热闹起来,让感伤的心绪舒展开来。真是女人最美是新娘,那种美,是种幸福的感觉。我看到的那一对,显然是相爱才结婚的。我有点儿嫉妒,这么美的地方,这么美的一对儿新人。

  远处的夕阳被乌云遮掩,我没有见到完整的落日。也许是因了那乌云,因了那挣破乌云的缝隙透出的一点霞光,让我觉得那个傍晚的白石镇,比整个阳光海岸都美。星疏的雨点开始往下落,我也到了该离开的时候。毕竟,不管怎样的不舍,都有归期。

  我想我会再去白石镇,而我去的理由,应该不仅仅为了那块石头了。


本文从互联网中收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原作者有任何疑问请及时联系网站管理员,本站将立即予以纠正。

评论
john
发表自 游客 于 2010-05-23 14:25:08
好文笔!

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
请登录或者注册

Powered by AkoComment 2.0!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