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风城芝加哥(麦子谷子原创) 打印

芝加哥素有“风城”之称,这次一时兴起的芝加哥之行,让我充分领略了风城的威力。不过,12日当晚我抵达芝加哥O'hare 机场时,迎面而来的暖风差点让我怀疑是否我坐错了飞机。

晚上11点出机场,我开始捂紧衣服,料想出门一刹那的“夜凉如冰”。但出乎我意料的是,吹拂我的长发的,却是一股清凉的风,带着春风的骀荡和滋润。心底一阵狐疑。

搭乘Airport Express公司的小巴,同车的两名当地女孩也是衣衫轻盈,倒是外地的来客均如我厚衣加身。

住进饭店,才知道当天的最高温度为华氏62度,是近年来创记录的高温,而且寒潮就在眼前,13日将从最高的62度降低到32度,14日继续下降,将只有14度,15日则为12度。降温如此迅速,令我咋舌。

记得搭车从机场回来时,司机曾介绍说,芝加哥在风大的地方,人们实际感受的寒意,要比无风的地方再冷上30度。不知此言真假,但确实对芝加哥的风增添一份敬畏。

气温果然降了。第二天,周四,我起床拉开窗帘,对面的林肯公园已经一片白雪。但似乎并没有感到非常冷。中午和从邻近城市来看我的师姐吃饭,我们走着去找饭店,感觉有些象温哥华的下雪天。

但下午雪停,我送师姐出门的时候,开始感觉到沁骨的寒意。是那风,如此尖锐地,似乎用锋面刮过我的脸,让我感到一阵一阵的疼痛。走在Michigan大街上,两旁的高楼都无一例外地在门前放置一块牌子,写着“当心冰块掉下”。这段号称“The Manificent Mile”的商业街人流仍熙熙攘攘,但人们无一例外地行色匆匆,且从头到脚都包裹地非常严实。

我有些后悔,没有从家中带那顶有厚毛的帽子。现在身上滑雪的围巾帽子似乎根本不顶用,寒风直渗进肌肤,令我不由自主打寒战。于是只好看到自己稍微感兴趣的商店,就进入逛一会,让自己有些暖意后,在出来走上一段路。

苹果电脑专卖店里,似乎不乏跟我这样想法的人,因为好多顾客似乎并没有意思买东西,而是在浏览网页,或者回email。真好,还有这么多ipod可以随用。我也顺便查看信箱,然后给自己拍一张照片。这是电脑外接的摄像头拍下的,有了空调的呵护,脸已经不再冻得通红了。



14日去逛水族馆和天文馆,跟Michigan湖的冷风有了更亲密接触。这两个场馆直接临湖,中间走路距离大约为五、六分钟。我从温暖的天文馆出来,以最快的速度朝水族馆冲去,嘴里冷不住吸冷气。这一吸气不要紧,感觉牙齿冻得发疼。赶紧紧闭嘴唇,但寒意似乎仍透过面皮,直渗牙根。途中拍照,都只好戴着手套。

据我一同事说,有一年寒潮时,Michigan湖的浪花一涌起,就被结成了冰。今日虽没有如此寒冷,但湖岸拍上的水,都已经凝成了冰。



15日继续在寒风中逛芝加哥。街上派发传单的商店女郎,也穿着厚实的皮草。



寒风刺骨,我心里已经在盼望,晚上,我就会回到温暖的温哥华了。

评论

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
请登录或者注册

Powered by AkoComment 2.0!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