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rrow 景点介绍 arrow 景点照片 arrow 卑诗省潜水看三文鱼洄流 四目相对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景点介绍最新文章
景点介绍热门文章

卑诗省潜水看三文鱼洄流 四目相对 打印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11月2日报道,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几百万条大马哈鱼上演了一出壮观的迁徙,他们将横跨4000千米回归淡水水域 交配产卵,完成这段生命中最后的旅程。当它们到达潜水域,身体会变成鲜艳的红色,预示着它们为交配做好了准备。但是因为一路游来,它们无法进食,在交配产 卵之后,等待它们的是死亡。本文作者亲赴大马哈鱼旅途的最后一程,将所闻所见写下以飨读者。让我们看看他带来了哪些经历和思考。

  

  与大马哈鱼四目相对

  当我潜入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舒斯瓦普湖冰凉的湖水中,我的脑袋都要被冻掉了。但是,当我看到几百只有着樱桃红身体和苔绿色脑袋的大马哈鱼在我头 顶游弋时,这些不适都淡去了,因为只顾得看那比万花筒还美的景象了。结束了一场4000千米的史诗般的旅行之后,他们都在等待着完成逆流而上的最后一步, 然后产卵,死亡。在过去的四年里,这些鱼定期迁徙到阿拉斯加湾,他们依靠磁场和家乡水的味道来指引自己的方向。它们穿过急流,绕过大坝,躲避过饥饿的捕食 者,从太平洋破浪而行485千米。大多数参与了这趟旅行的成员——事实上是99.9%——都没能挨到返回舒斯瓦普湖的阶段,这片湖区位于温哥华东北部 400千米,壮观而迷人。而那些好不容易完成旅行的鱼将会给这片新的生态系统加油——它们给本地的动植物带去了丰富的海洋营养。

  九月末到十一月初进行的红大马哈鱼迁徙是世界上最为集中的一次,这样的壮观场景每四年才得以一见。2010年,大约有390万条鱼回家,这创了 历史新高,专家们预测今季还会出现一个“婴儿潮”。至今,似乎只有200万条红大马哈鱼加入了今季的盛事,但这也足以对亚当斯河造成堵塞。从罗德里克·海 格·布朗省立公园的观看台上,我看到红大马哈鱼们挤成一群,艰难跃出水面,你争我抢,涉过浅滩。

  

  发现一条红大马哈鱼

  我想要进行水肺潜水,是的,你没听错,水肺潜水来近距离观察这像一串红一样的鱼群。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公园局不准观光客在产卵区域游泳,所以我往 东游了2,200米,到达河流涌入舒斯瓦普湖的入口。这是全世界仅有的一处地方,可以使潜水者投入大马哈鱼迁徙群中间进行体验。

  当我到达时,纯白色的沙滩与深色的树木丛生的斯奎拉克斯山相映成趣,海鸥在沙滩上方成漏斗状飞行,它们兼职把大马哈鱼迁移当成了寿司传送带,俯 冲进水中,目标就是活鱼,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撕得大块生肉。景象如此纷繁,令我有些顾此失彼,但我还是将较多的注意力集中在令人愉悦的景象上。铜岛潜水控 制专家芭芭拉?戈夫奔走在23名游客中间,帮我们穿好30多千克重的装置,使我们承受12C的水。

  红大马哈鱼们像一个个明亮的中国灯笼,小心翼翼地探索,前进到海滨,然后聚集在河口处,等待着筑巢区的开启。这片刻的停顿将会是它们在冲击12 千米长的亚当斯河前最后一次的间歇,那时的速度可能会达到每小时九海里。“它们会在这里停留二到四天,”铜岛潜水的主人保罗?唐尼说。“然后,就像打开一 个开关一样,它们都纷纷头也不回地逆流而上。”我进入舒斯瓦普湖,寒意刺透了我的身体,我笨手笨脚地带着这套装备摸索。天!一具七千克的发胀的,苍白的大 马哈鱼尸体撞到了我的头。虽然我被面具和沉重的带罩盖的潜水衣护着,但我还是忍不住尖叫起来!

  我因为生病本来就很难受,在这被风搅动的海浪中艰难前行更让我觉得想吐。我通过往下沉来避免和尸骨进行接触——腐烂的大马哈鱼的味道像酸抹布一样,就更不用提了。但这却让我进入了迁徙鱼儿的洪流。众多金色的眼睛排成一堵弯曲的墙面,看向我。
  

  一只大马哈鱼在向上看。

  

  旁边小溪中的飞鱼。

  

  来个露齿笑。

  

  头顶上的大马哈鱼。

  

  红大马哈鱼和它们的卵。

  

  大约两百万的红大马哈鱼需要跨越一万两千米的征程回到它们的家——亚当斯河。

  

  亚当斯河进入舒斯瓦普湖的入口。

  

  在舒斯瓦普湖结束旅程。

  (实习编译:张宇 审稿:李宗泽)


  

  露出牙齿

  它们对一个聚会闯入者加入它们的约会游戏非常不满,至少有100条大马哈鱼四散游去,钻进了玉一样的水中,不见了踪影。但是有一条大胆的家伙游 到了离我一臂长的距离,向我展示了它的钩形鼻和针一样尖利的牙齿。这牙齿是雄性为争夺女伴而准备的。他伸展开来只有75厘米长,但是我还是给他让开了,这 样我就不会在他为数不多的时日内给他添堵了。这个个子小小的大英雄在他的一路跋涉中战胜了虎鲸、熊和鹰,他值得将他的身体留在他出生的地方。

  当我看着它们一步步接近死亡,一种悲伤感向我袭来,我想起来几天前在亚当斯河山谷徒步旅行那会儿听的一首诗,是舒斯瓦普湖的执行理事菲尔·麦金 太尔·保罗念的:“每一天,我都会看到或听到一些事,它们几乎让我因喜悦而死去……这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来看,来听,来将我自己遗失在这柔软的世 界。”

  这几句诗出自玛丽?奥利弗的Mindful,现在当我想起那群迁徙的大马哈鱼用死亡来喂饱水獭、青鹭和别的鱼,用生命来营养土壤和丘陵海岸的桤木和花旗松,这几句诗能帮我多少释怀一些。生命总会继续,我们不应退缩。

  当大马哈鱼们环绕着我,对我潜水装置喷出的泡泡保持警惕时,我发现和我一起潜水的卡门不见了。我上升了5米,到达水面,看见她在距离海滨30米 的位置。在生病的情况下和不熟悉的环境中一直一个人是不明智的,所以我去找她。当我转动我的背开始反冲加速时,当下的反作用力将我又拽回了水中。我想:太 神奇了,几百万条跟我手臂一样长的大马哈鱼在这样的激流中有了几周,我难道就撑不了十分钟?这时,一位自由潜水者飘过来,穿着薄薄的潜水衣带着最小的装 置。“要我拖你吗?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呆在水里不容易。”他问我。我说:“确实是。”但是我们俩都知道我是被一群大马哈鱼给困住了。最后,我终于一屁股坐在 浅滩上了,但我决定换浮潜试试。我有特别许可可以进入河中,其他潜水者必须在湖内——所以我平躺在河岸上,只让我的脸进入水中。虽然这个姿势不怎么体面, 但是让我的胃舒服了点,能让我专心看这场充满诗意的迁徙。

  我看到这些大马哈鱼向前奋力冲击,但却不断被挤回来。这时,一只红大马哈鱼映入眼帘,她是条雌鱼,身边是她驼背的情郎。从太平洋到这里的两周期间都没有吃东西,它们的身体变形了,它们只有三个需求:游泳、筑巢、死亡。

  就在这世界看起来不再那么柔软的时候,我看到了它:一枚透明的,覆盆子色的大马哈鱼卵在水流中翻滚,燃烧着生命的希望。

  这几乎让我高兴的死去。

转载:环球网


本文从互联网中收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原作者有任何疑问请及时联系网站管理员,本站将立即予以纠正。

评论

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
请登录或者注册

Powered by AkoComment 2.0!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